PoisonThorn

I hate me more than you hate me.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Three days WITHOUT YOU

*关爱空巢老人(×

1.

「这里的海浪像糖霜一样!!!!!」

联盟主席发来旅行分享,超英们随即一阵哀嚎与羡艳的抱怨。恰逢顾问退下瞭望塔的岗位,进门扯下面罩,Diana凑上前晃晃手机,将其递给他。

他定睛看了眼屏幕上那张过份纯净的海浪冲击奶白的沙滩宛如糖霜,却不动声色。

Bruce径直走向休息室,Diana在背后问他:“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祝他玩得开心。”

“为什么不自己说?”

回答她的是关门声。

Bruce伸展了双腿,坚实的后背陷入椅背,他抬手垂在前额的长刘海。这时他接收到讯息,不出意料是Clark。

「嘿,B。你那边还好吗?」

他下意识用指尖蹭了蹭下巴...

世界已去

我看着你总能想到许多。我们在山间里,泡一壶上周晒好的花茶,你说要多添蜂蜜。太阳下山了,你要我陪我去钓鱼。你知道我不喜欢,只是怕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又害怕。我在你旁边用手拨水,你没有守到一条鱼。后来你再也不叫我了。我们就在院前的池子里放几条鱼,你拿起竿子,只要坐在门前就好。

走在枫叶林里,我们牵手又放下,反反复复不怕麻烦。四只脚踩在红黄交织的树叶上脆脆地响。你说要给我画画,但我知道最后的效果还不如马男波杰克。

夜晚的时候,这里总是离星星最近的。我们在阳台聊天喝酒,你就会让我搭在你的肩上,说要星星自己去捞好了,一大把。

我还是最喜欢早晨,在炉火上煎蛋,永远不怕糊掉,因为你蹲在一旁掌握火候。一段音...

【HT】艳火


*RPS

*RPS

*RPS

——

tarjei这次演出有些远。向南去,越过海,登陆海峡另一端的陆地。可能有一周的停留,围绕伦敦两到三站的巡演。

脚步落定,他第一时间给那厢汇报起日程。

“嘿你那边怎样?我现在刚到,房间很大,楼层高,可以看到伦敦塔。”

他给henrik参观了酒店房间的全景,顺带落地窗外的伦敦夜景。镜头扫过,tarjei大致比划了明晚演出的剧院。他眼睑下残留了长途的疲惫,而兴奋不减。

henrik在视频里为他鼓起掌来,小小欢呼。“抓紧机会好好玩吧,祝你开心。”

“......喂。”

tarjei看出他背后是吧台内的陈设。“你又去咖啡店啦?不是明天早上还有拍摄...

【SKAM/evak】Sickening desire

*ABO
*托马斯小火车

微博

【SKAM/evak】降落伞

<<<

BGM:HEAVEN-Troye Sivan

<<<

1.
他不住地用拇指抠刮着指尖的死皮,知道老毛病又犯了。此刻他心窝里丢了块泡腾片,注水,滋滋作响翻滚膨胀。他需要冷静,点开收藏夹的电影,却在屏幕前止不住地笑开。

even像是看拍给自己的电影。主角脸上夸张怪异的妆容,在掌声中起舞,背后时而乖张时而宁静。当那些地下水道里的想法一旦冒出来,就要狠狠谴责自己,接着在心里更深的巷口笑起来。而女主角终于在幻境里倒下,被人围指着,谑笑着。

他亦将如此吗?

2.
他梦到isak和自己。他惊醒后直直看着天花板,竟回味起那贴近自己的微凉的肌肤。even为此...

【SKAM/evak】Sing me like a choir

<<<

BGM:TALK ME DOWN-Troye Sivan.

<<<

One.

雪似是夜里已下尽了,黎明未至时isak透过雾水朦胧的窗望见大片白色,被青灰衬着,他把even的颈窝处的被子掖了掖,竟为此高兴起来。

even看起来睡得很好,不再像个七八岁的问题儿童,拿出使不完劲生生缠着你说话,兴许你想了许久这日还有什么尚未告诉他,他又凑过来亲吻你嘴角,叫嚷着我们什么时候去教堂。

然而此刻他鼻尖透红的,衬着皮肤上的星点,像只鹿。isak用下巴蹭蹭他懒懒搭在额前的金发,如同之前even做过很多次那样。

他喜欢放假,前提是有室内暖气和even暖床。...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我知道你在这,所以我等

Dime × Billy

《我知道你在这,所以我等》

巴士上有人在亲吻去年圣诞节收到的家书,还有的在抱怨想再感受一次林肯加长。而Billy的手边是Dime,眼睑低垂,似乎什么也没想。他忍不住在那小片阴影下的灰色眼眸多停留了会儿,紧接着在Dime抬头前一刻迅速转头。

是啊,他很幼稚地喜欢这个。

可对于一个刚脱离十代的小子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得瑟来得更直接了。——如果有人问Lynn士兵,你最好的新年礼物是什么?Billy肯定会一把抓起敬爱的班长的手,眼里的海洋蓝纯净漾着光,接着如果那人没有挣脱,他绝对兴奋地脸颊绯红。

看,这家伙已经沉浸在圣诞的美好展望里了。Dime回神来看他...

【楼台】陈如南风

<<<

BGM: 想い出は遠くの日々(遥远岁月的记忆)


<<<

一.


大哥近来不知为何,在房间里泡脚也会迷迷糊糊地瞌睡,偶尔翻翻报纸也眼胀得揉眉心。我去悄悄问阿诚哥,他却说大哥没用阿司匹林很久了。


我就知他们从来一伙。


除夕一过我便明白大哥又长上一岁了,他也从未如现在这样慢节奏地像给自己缓上一段时间一般过日子。我不愿想着他步入中年这回事,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些时日仿佛有许多该有与不该的加之于他,然而他破天荒地将这种状态展现在我面前。


那天我在门外喊他好几声,大哥本向来烦我如此,然而我没有得到教训抑或应声。


故而我急得进他房间忘了敲...

两个月以来第一次的凌晨两点。

没有炸鸡没有啤酒;
只是因为惰性和懦弱推延至此。

规则性的作息时间和日程规划后发现仍然不会有原则和经验这种东西;或许一转身,初衷在愈来愈远的海平线那端。
而日出始终要来,便不得不抬起头,频仍接受头顶不断循环、或无常的光景。

然而我的背后又或许会有谁,顺延着我脚底的低的大地上亦会有谁;

我却不得不面对无常的、时升时落的阳而同样无常的、
失掉该有的。

「碎片」——说些想写的不知该如何说的

故事很多 说的写的想的也多
于是总觉得空 但发现找不到愈新的东西

故而写下这个既短又中年情结的产物

看着这样多的不所识的人来来去去
他们自己同时在删删停停

而我还在这里

---------------------正文----------------------

那么就从最近讲起。

他们在西欧乡下定居,在壁炉旁偎在一起闲言碎语,在木屋里研究书信和羽毛笔。
跑车别墅与华装换来清晨的麦浪和午间的虾鱼。

小镇人口不足两千人,所占不及他们生命中所遇者小数点后数位。
但这里有田有路有风有麦浪,家往西走那边路口有供应自酿酒的酒吧,卡车载着两人一狗拖回半月的粮食,再或者最穷苦的孩子教堂里的神父也给予他果腹。
故而无人提及离开,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