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Three days WITHOUT YOU

*关爱空巢老人(×



1.

「这里的海浪像糖霜一样!!!!!」

联盟主席发来旅行分享,超英们随即一阵哀嚎与羡艳的抱怨。恰逢顾问退下瞭望塔的岗位,进门扯下面罩,Diana凑上前晃晃手机,将其递给他。

他定睛看了眼屏幕上那张过份纯净的海浪冲击奶白的沙滩宛如糖霜,却不动声色。

Bruce径直走向休息室,Diana在背后问他:“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祝他玩得开心。”

“为什么不自己说?”

回答她的是关门声。

Bruce伸展了双腿,坚实的后背陷入椅背,他抬手垂在前额的长刘海。这时他接收到讯息,不出意料是Clark。

「嘿,B。你那边还好吗?」

他下意识用指尖蹭了蹭下巴上新生的青色,有些刺手。

「嗯,都好。」

他不想让他惦记。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段假期的来之不易。原本因Martha生日,Clark打算回堪萨斯待上半天便回。当时蝙蝠侠正翻看战损报告,他听闻超人的请求,一言不发批了三天的假。他想起长久前那天Clark同他站在夜里的瞭望塔,凉风拂过披风。Clark没头没脑地说想去看海。

每次私下见面,Clark多少表露出对生活的向往。较起酒会和烛光,他偏爱草地和阳光。作为一名体育版的记者,时代广场的跨年夜轮不到他写;作为超英,即使战斗路过加勒比海或斯里兰卡,他都没法多看一眼。

“B,你没有想说的吗?”

他想说什么呢?他揉揉额角,眼睑渐而沉重。

“玩得开心。”



2.

7:00 a.m

Bruce按掉闹钟,短暂地清醒后起身。洗漱,剃须,整理西装,挑选领带,最后是手表。他穿戴整齐下楼,管家已备好早餐恭候多时。

“难得少爷在家,早餐多准备了些。”他一手递来日程安排,一手添上红茶。

Bruce点点头,以表称赞。

老实说,他上周几乎是在Clark的公寓度过的。他会带回一束花,幸运的话不用加班的Clark已在准备晚餐,然后他们会窝在软沙发上看完一部电影,晚上挤在那张小床,脊背紧贴胸膛。

此时他抿抿嘴,从回忆里回神,恰巧看到Lex集团。Bruce现在一想到那个秃子,不仅头痛,还有做掉他的冲动,那个白痴向来把自己当草包,能够活到现在,是他命大。
 
“Alfred,跟Luther说我今天有董事会,没法见他。”

“好的,少爷。”


凌晨,他回到蝙蝠洞,换下沾染上酒气与烟草味的西装。Bruce穿上另一身份的制服,衬衫揉在一旁,他望了眼,不知到底哪是伪装。

收拾好衣物时,Bruce抬头看到熨烫整齐的罗宾制服,他下意识用手掌摩挲领口的纹路,随即他转身,没有回头。

他感谢神为他眷顾Clark。

Bruce驾驶蝙蝠车驰骋在哥谭街头,周遭被绝黑笼罩而静谧,一切混为一体,仿佛永无尽头。此后,他将自己隐藏在深处,俯瞰沉寂的城。

阿卡姆的犯人没有滋事,Luther以为超人深埋尘土而没再乱造怪物,地球没有时不时被爆破的大楼,宇宙同样和平无事。Bruce望向远方辽阔的夜色,在巡逻记录上添上一笔。

如今的状况,已然不需他亲自夜巡哥谭。然而习惯使然。孤独使他冷静,他已说不清是长久地惯于孤独还是冷静。Clark的离开,一度使他回到过去甚至更消沉的生活。而当下虽并无Clark的陪伴,他仍安心。

他在暗中,却回忆起Clark向他分享的过去。在堪萨斯,Clark没有多余的朋友,休假时,他便躺在树荫下的吊床上,喝着气泡水,眯着眼看不远处的云朵般的树便是一下午。他往往因阳光而充满能量,却甘心享受眼前的闲适。

他们原本太不一样,昼与夜,小镇与宅邸。而又仿佛相似,那些孤独与执念,他都懂。

Bruce以为世界已去,伴随礼炮声与包裹住他的星条旗,还有全世界的烛火与沉默。然而从某一刻开始,直到如今,他仍庆幸并感激。



3.

联盟似乎早已习惯超人的不在。

刚从水底出来的海王还在看着Clark传送来的照片而感叹他的见识少,闪电侠抱着手机抱怨装备不敌神奇女侠而干不过她。面对难得的和平,联盟多了分轻松。

“嘿,早。”Diana见Bruce进门,连忙从Barry那里脱身。

“早。”

“哦对了,Dick昨天有来找你,但你不在。”

他脚步顿了顿,“是吗,他有什么事?”

“不清楚,大概是为了看看超人。”Diana朝他眨眨眼。

“......”

失去超能力的超人平日在联盟参与些战斗策划的工作,不知那个家伙从哪里搞到的消息。

“太好了Bruce!能把你的号借给我吗?神奇女侠在这个游戏里简直是赞助商的级别!!!!”Barry朝他挥舞手臂。

Bruce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回答他的是关门声。

“......我想你这几天还是老实点为好,否则......”Diana装作龇牙咧嘴的模样。

“......”


Alfred适时地来电提醒他前往参加公司的酒会。Bruce这才意识到黄昏已至。他在联盟整理了近日的报告和各反派的动向,没有警报的一天总是过得很快。

他站起身来面向窗外舒展下筋骨,外面那帮家伙大概是不敢前来打扰而迟迟未有动静。

Bruce低头看了眼身上的暗色制服,心想估计还得回韦恩宅一趟。他可能还得穿得愈发人模狗样一点,那些阔太太和老头儿喜欢这样些。需要领带夹吗?金色还是别的?或许不太必要?

他如此考虑着,已走到门口。还是不要太考究为好,毕竟上一次酒会便被那个任性的年轻千金给求了婚,虽然他早已领教到女人们的威力,如今想来仍有点半张脸发麻。

待他迈出休息室,联盟里只剩下Diana了。

“有只会魔法的外星独角兽出现在了一家商贸大楼,但别担心,Hal和Barry已经赶去了。”

Diana从事务中抬头,并从一堆资料中找出一个被火漆封口的牛皮信封。

“还有这个,是Clark寄给你的。他还给每个人都寄了明信片。”

“谢谢。”

Bruce向她勾勾嘴角。



4.

7:00 a.m

如此作息规律,健康平淡的生活真不像哥谭宝贝的作风。

Bruce毫无悬念的起身。洗漱,剃须,整理西装,挑选领带和手表,今早他特意在后两项多花了些时间和心思,整个过程也更加细致。

他手指摩挲着下巴,考虑着是否戴全钻的。好在他放弃了这个,而是选择了Clark送给他的袖扣。

嗯不得不说他喜欢这个。Bruce颇为满意地下楼。离开前他最后将目光留恋在床头那张照片上,那是Clark昨天寄来的,他和Martha在海边就宴,乳白的垂地桌布和暖橘色烛光,乐队怀抱尤克里里在浅蓝色的垂纱前演奏。Clark难得身着白体恤和浅色牛仔裤,笑得明快。

“我今晚就不回来了。”Bruce举了一夜酒杯,见到一桌英式早餐,他倍感欣慰。

Alfred了然,“是Clark少爷今天回吗?”

他不由得微微笑起来。随即管家的声音继续,“很抱歉告诉您,Lex先生坚持要见您。”

他眉心跳动。去他的。

有时世界就是这样。

Bruce穿得跟约会似的在办公室等待Luther。果然,那个自大的家伙迈进门一见到他这副精致的打扮便明显抖了抖肩。

呵,他一定嘴上恭维自己老朋友,心底暗骂草包。Bruce尽量力道适中地同他握手,并微微笑意识他落座。

“不愧是Bruce,老朋友,你会让多少姑娘为你抓狂。”

Bruce不为所动。

他料想Luther前来定无好事。上次他强行要求Clark编写两人的专访,只为披露些超人的丑恶。这次他又要求进行新能源合作,谁知道他又会用来搞些什么黑科技。

Bruce一面心不在焉地应付,一面数着钟转动。他计算距离Clark着陆的时间,自己赶在对方之前到Clark的公寓还是有可能的。唉,他不会布置一场浪漫的晚宴,当然Clark不喜欢他为此在米其林餐厅乱花钱。或许他出现在公寓已经让Clark很高兴了,他应该还换上那套睡袍。

最后他用些小开发项目打发走Luther,只想全码赶到公寓。



终.

他这次没那么幸运。

养在醒酒器里的玫瑰已快干瘪了,Bruce身着平整的黑色衬衫在软沙发里昏昏欲睡。通常这个点他要么在夜寻,要么在瞭望塔。

他但愿不要出任何事,甚至很想赶去机场。可他这三天连续守岗,夜巡后归家,还得早起接受Alfred的早餐。他只想合上眼睑。

他放下酒杯,最终倚靠在沙发里,头颅陷入柔软的靠枕。说实话,Clark这从超市酒柜拿的红酒可差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甚至不确定是否已天明,恍惚间,Bruce感受到有人在靠近。

熟悉的鼻息余留在他发间,对方声线柔和:“抱歉,飞机晚点六个小时。”

“但我把Martha送回家,立马从堪萨斯飞来了。”

他的脸颊贴近他的,带着方才进屋的凉意。

Bruce的唇边被落下一个吻,如羽般轻盈。

“谢谢你。我很高兴。”

他们脊背紧贴胸膛。



Fin.

莱总辛苦了。

评论 ( 10 )
热度 ( 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