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wondersteve】get to heaven(一个设想中的温存)

<<<




伦敦的冬夜没有更多的特别之处,欧洲大陆被贪婪的疯狂笼罩,工业生产,殖民扩张,战争,一切年如一日地在烟尘下朦胧灰暗。飘雪的街头变冷清,人们大多聚集取暖,极少数人依偎在家中的壁火前。

“冷吗?”Steve扯下自己的皮手套,递给Diana。

碎雪如糖霜簌簌而下,它们沾染在Diana肩头,点缀她的乌发。她挽住他的胳膊,黑色大衣摩擦蔚蓝西装。

Diana手心覆上他的十指,“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你说人们为何牵手。”

“大概是为了取暖。”

手套呢,被Diana藏在口袋里。雪渐而如羽,他们握得更紧。孤独的路灯点亮柏油路,圆顶汽车眠于路边,野猫亦不曾啼哭。只有脚步,脚步,回响在这街巷。白日,他们充当伦敦城里的情人。而这路无尽头,尽管漫步。

最后一片雪飘落入路面的坑洼中,犹如羽跌落进月光中央。





Steve抚平她睡衣上的肩带,恰好勾勒出她的肩线。橘色很衬她,黑色蕾丝包裹住裙摆,又恰到好处地收腰,Steve说她漂亮。

Diana将手臂搭在他肩头,唱片音乐徐徐而来。她随即笑开,眼眸望住他的。他们轻轻摆动,无关圆舞曲或华尔兹。

偶时裙摆拂过Steve的小腿,轻盈而柔和。他能嗅到她发间的芬芳,是上周他带回的香波,和他的羊毛围巾。她仍然不太懂潮流和风尚,Steve做谋。

鸟雀从窗边叽叽喳喳地掠过,带起一缕晨光。他们额头相抵,闲说着一些碎语。书桌上还有一封未寄出的信,客厅里的玫瑰该换水了,豆蔻和橄榄油所剩无几。金色从帘间涌现,东方的鱼肚白彻底被蓝色占有。——她几乎以为伦敦没有蓝天的黎明了。Diana吻了吻他,手指摩挲他脸颊。

你该上班了,她很想这么说。她看向床边,女战士的制服和西装三件套揉杂在一起,散落在地面,套索和武器靠在一旁。这昭示着一夜旖旎,那盏床头柜上的灯,还在安静放光。

他想起自己着衬衫与西裤,将要工作。Steve亲吻她额头,眼底一片蔚蓝,像天堂岛的海,让她眷恋于此的地方。

战士们各自启程。Steve留下腕表,在门口与她告别。Diana笑他神色匆忙。

她拿好外套,进卧室收好唱片,离开时,拧灭了那盏台灯。





下一次,也许Steve还会蠢蠢地举着冰淇淋在车站等她,他们像城里的每一对情人一般为相聚的喜悦而拥抱,雀跃。

她会暂时放下冕饰,换上礼裙,挽上他的胳膊,让他教自己学会一曲华尔兹。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