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SKAM/evak】The door to my heart (一)(《心房客》AU)

*电影《心房客》私设 

模特even X 高中生isak

邻居梗

<<<

00.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它几乎是商场大型观光电梯的二分之一还不到,狭小的空间,安放在狭小的公寓楼里。

他在走廊嗅到每层人家饭菜的油烟味,这里每户人家的排油烟机几乎都没安装妥善。楼下小铺子门口正卸货,瓦楞纸箱沉闷地砸在地面上。接着木门被钥匙拧开,一切嘈杂被一墙而隔。一把椅子面对阳台,无论四季,天总被抹上冬日的沉闷阴郁。

他在用小火热牛奶,然后将用茶包冲泡好的红茶倒进去,那么面包机里的吐司也会跳出来了。一个人的晚餐能很容易地解决掉。

前几日回家,后院的小溪和梨树并未用灯条装饰起来。几盏灯附在墙面上,昏暗无力地点着。他看向屋子里拆礼物的弟弟们,一家人其乐融融。他想起先前的电话里爸爸说服自己回家而许下的承诺,他问爸爸为什么后院没有说好的灯条,对方只是说忘掉了。他看着大家端起的酒杯里红色冶艳,想到大概是妈妈买了新的皮草罢。

他在电视前掐着表,这时准会响起一声摔门声回荡整个楼道。——那是对面的邻居。一个古怪的年轻模特。听说他要么整天不在家,要么整天不出门。一个星期出来这么一次,是觅食和囤货。全楼的人几乎都能把握他的时间表,因为他关门和搭电梯的方式够放肆。

在那个家伙离开楼层后,他会赶在日落前完成小组任务。实际上这是很困难的事了,天时常黑得异常早,他的字母会在渐暗的日光下歪歪扭扭起来。可他依旧不愿到书桌上去。——那卧室已被分割得够吝啬,书桌紧靠衣柜,而他抬头见到是小城并列的矮矮楼房,低头则是罗列了不过几条的作业。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受到阴沉的一天中一抹稍纵即逝的斜阳踏过来,便匆匆而过。他打了一个张大嘴的哈欠,撑着的脑袋摇摇欲坠。

——待他醒过来,周遭早已全然暗下。他看了眼夜光电子钟,天,看来作业是无法完成了。

就这样,男孩拖着疲惫和沉重,从书桌滚到单人床上,那脸颊沾上枕头就不再挪动。


01.

“咚咚咚....咚咚咚”沉重而急切的敲门声惊扰了他,按亮手机屏幕,7:45,而他的闹钟没响。半秒钟的迟疑后,今天确实是周末没错。

他咒骂着起身,不得去会会那个缺德的家伙。他揉揉酸涩的双眼,准备好劈头盖脸一顿骂。

“Hey,那个,我家的水管堵了,你介意帮个忙吗?”

他想说你他妈谁,但模特狡黠地眨眨眼,浅色瞳孔明亮闪烁——好吧,他服了软。

他赶忙在浴室里扒拉了两下头发,喷了喷口腔清新剂,确定不显得邋遢后,便与门外的高个儿同行。

他用余光扫了扫这个高他半个头的家伙,他金发用发胶梳过额头,帽衫和牛仔外套,全世界人都会穿的,可他像画报里的。

“嘿,你很酷。”模特回过头来,他看到他脸颊和下巴上小星点般的痣。

“....什,什么?”

模特指了指他脚上的耐克拖鞋,“这个,也许你可以穿去时装周。”

他失笑,“谢谢,说起来真抱歉,我每天穿它在浴室里踩来踩去。”

高个子咧嘴笑开,露出尖尖虎牙,他伸出拳头,“even,如你所知,平面模特。”

“isak,在周末被你吵醒的高中生。”他们指节相碰。

isak走进浴室的时候,他脚下被漫起的水浅浅地覆盖,even解释是盥洗盆的水管堵掉了,他一直放水,既冲不走也流不了。


高个子撑着手肘站在一边,看上去帮不上什么忙。片刻后他迈腿走开,一阵悉悉疏疏的动静后,他端来一杯咖啡和边缘焦黄的吐司片。

“哦抱歉,等一下好吗?”isak朝他扬扬濡染废水的手。

“喂你?”

他趁人之危地凑上前,一截手指明晃晃地,捏住吐司一角几乎戳上他脸颊。

“不不不!不必了,我是说,谢谢你的好意。”

“好吧。”坏心眼的模特顺势蹲在他腿边,装模作样地观摩起来。耐心随isak专心不言而消磨,他根本是个生活废罢了。

末了,even拍拍裤腿,起身来揉揉发麻的腿,“专心点,孩子。有惊喜,以致感谢。”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