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神夏/福华福】The Bullets

<<<

当枪林弹雨归于平静。

<<<

-白色是无尽,被这无限剧集中所堆砌。

这天少有地下起了雪,贝克街被一层通透的白浅浅地覆盖着。Sherlock在难得的闲暇里摆弄着琴。

"化雪是最脏的了,就算会被清理。但脚底踩在无数次践踏过的湿地上还是恶心得死。"

John站在他身旁望向窗外,并不反驳,"这才是新年嘛。不管在哪。"

显然Sherlock无心听他的,一声鼻音的冷哼过后 他转身来放下小提琴。John警觉地盯住他翻找的动作,跨步走向他。

"Sherlock你不要再骗我了。"他尽量克服这不可免的上扬视线,"这已经是第二次,我毫不怀疑你会做瘾君子。"

"不过是一支烟!你到底在讲什么?"Sherlock作势掩了鼻子,"哦我还得抱怨你的喜新厌旧,你的袖子每天换着一种咸鱼的臭法,平安夜是这个妞,圣诞节就....."

"你除了讽刺我的品味还会什么?"

"还有你的思维。"

John听闻此,抿了抿唇,转过身去。他彻底不看他,一面走向门口一面兀自说着:"好,我知道我根本帮不上你。你依赖的宁愿是精神药物都不会是我或者Molly。"

".....你再进那种鬼地方,不要让我附和喊你编来的绰号,或者做验伤害任何人。"

他也会想自己真的很笨,只会和别人捆绑在一起说服对方和自己。无论是何种讽刺都已尝遍,或许他气不过的只是一种在他看来的不信任。

John克制着每一次呼吸的起伏,让一切波澜看上去并非是幼稚而无力的气话。

然而,也不过换来自己在玄关处的顷刻停留。

他们站在通彻的白中反而显得灰沉的天空下,Sherlock与他有一拳的距离。John听得见他的皮靴踩在积雪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什么时候学会算计我?"Sherlock试图拿捏着"喂喝杯咖啡吧"的语气。

John挑了挑眉,顺延着他的话讲下去:"我还以为你不懂这些来着。"

他瘪了瘪嘴,反倒不反驳他。

此刻他们比肩迎着雪后咄咄的风走过贝克街。红色巴士方才驶过站台,他们穿过车流,落座于对街的长椅。

应该是天气太差,John想。他望向Sherlock,正像自己往昔那般却过于冷静地审视周遭的光景。他很少慢下来,亦是很难沉缓。但Sherlock安静地坐在他身旁,他们眼前是不再暗淡的天,远去的巴士却仿佛带走所有流动的色彩。

“其实这样看来就会忘掉伦敦是都市的事实,没有落地窗的店门前路过行人,没有空白档的剧场又总是安静。”Sherlock偏了偏头,“但她有重定天际线的大厦,也会有跨年夜醉酒的年轻人卧倒街头。”

然而John选择默许。

“事情就是这回事,从一种角度看去,就很难再改。”他们的距离让John可以看到他睫毛短暂的颤抖,“好比年少,被女性吸引,又被黑白否定。懦弱得感觉被欺骗,再也不相信什么soulmate什么the better person。……John你感觉到吗,黑白不只是世界,还有自己的观念,它是一种界定,而自己不敢去轻易言爱。”

他倏地闭起双眼。他的手在大衣口袋里握紧拳头。

但Sherlock的视线依旧追随着光景。他的话像是给这城市里的所有人,他们或许会有幸得到世间所有剩余的色彩,或许经历离别亦是无力感慨。

这一刻他也试着想去明白一点点Sherlock,但John承认自己之于他迟钝,是一个不够敏锐的灵魂伴侣。

"你知道吗,我很相信你,可有时候又觉得你不够让人相信,不够让人安下心。"

他看风扬起他颈间的墨色,John看向他的眼神坚实而果决。

——"但我也感谢你,Sherlock。"

短暂的停滞后他们终于笑开来。在长椅与这永不停歇的城市融为一体,仿佛终有一天色彩带走他们,连同这一切可能的离合。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