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人本孤独

有时候在你面前吃饭,就那么看到很远很远。
仿佛你能在的日子里,即使是平凡,最排斥的平凡,每个人的平凡——那一眼望穿的未来,为一份薪水待遇一般的工作,一间不大不小的公寓奔波一生,

而我在你朝我笑着的时候,好像已接受未来的请圌愿。


常说人本孤独,我曾以为如此。在自己的世界,和想象中的对方度过想要的时光。我偏爱虚幻,胜过现实。

我时常如此。倘若不是在小镇度过的童年,不被视作异类,或许我能得到相对宽容的环境,或许我不会偏爱自说自话。

我惯于身处高处,只因我不属于这片土地与世界。但我在某一瞬间,不再是神之圌子,我想让双脚沾染上土地。为你。


可人本孤独。

即便做好一个绅士,英雄。我仍愿在自己的世界。

站在世界中心,被万圌人触圌碰,我回忆起儿时冰冷湖水里不断蓄水的巴士,被反圌锁在门外恐惧的老圌师,那些球场旁咄咄逼人的混小子。我想他们会在很久的以后见到我,一切又会是如何?可能我们彼此双手圌交握。而我仰望这个世界,从来都是。


再后来,原来我能找到我的确幸。

也许是沉睡时,也许是合上眼睑的一刻。人们说在去世前,眼前一生闪过,如过往云烟。然而我将记忆放在意识中,让时间去体圌味。

以往我的眼里只有星球和世界,但随着一切付之东流,我达成我的愿望。我的双脚沒入尘土。

我和你吃饭,敢去想本逃避的平凡与未来;一起望向窗外,不再害怕下一秒在战斗中陨落。是的,死亡让我依靠水和食物维持生命,让我需要车内暖气和壁炉,让我会冷,会饿,会生病得无法上班,会因为疼痛难以忍受。

但你不动声色地出现,修好我公寓里的暖气管道,报废掉我那辆连代步工具都算不上的二圌手车。谁知你如何知晓我回到生活,还如此落魄。那个冬天,我记得窗外没有声响,只有无尽的冷空气从各个角落涌进房间。我听到把手转动的声音,你来了,把西装外套盖给我,去解决掉漏风的窗和暖气。直到我将脸颊靠在你后背,才觉得空气暖和一点点。

原来生命脆弱如此。像一颗不幸坠落的陨石,疲于去对抗力。

我曾想过再次离开。Diana向我说了你如何面对的葬礼。



倘若我没有肩负的责任,我仅仅是没落的神子,是宇宙间一个失孤。不懂情感,毫无家亡的悲哀沉痛。我更无法见证你的担当,理解你的执着。

我常想到那个冬天。作为一个无力对抗寒冷和感冒的普通人,似乎感受到你站在葬礼的寒风凛冽中,只剩凉。

我曾独入星尘,亦曾低入尘埃。

每每产生分歧,我首先置气地想去普通人的生活。不必面对你的言语刻薄,也许下一秒还要承受阴阳两隔。

可那段日子并非想象中难能可贵。

我没有勇气坐回格子间;我需要食物和氧气,但终日没有力气;我在车里取暖,差点窒圌息;我去小酒吧任职,白天靠写一点稿子换取生活费;我失去了亲人、队友和姓氏。

——Untill you found me back.


从此,那个想象中的人被具化,而我不知是你改变我,还是我改变了自己。

我的血液平静流动,明白两个人的取暖依靠。在地毯上牵手的一刻,霎时间对平凡释怀。瑞士的雪山,苏格兰的村庄,英国的草坪,威尼斯的木船,从自然到市井,平静是常态,是平衡。

了然这一切,我的心脏已曾落空,半个胸膛被刺穿开洞。

写下这一切时你已熟睡,因作为义警而疲不堪言。你背朝房间,留下大半的位置。我在身边躺下,眼前是另一个星球的光景,碎光同星云共舞。我闭上眼,耳边是不知归于何处的风。



Fin.

终于文本版
仍舍不得删除原帖

评论 ( 5 )
热度 ( 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