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lue Moon(二)

这个架势  显然下一章是车了

绅士们  抓紧

<<<

03.

他的公寓没有无线网络,没有一部移动设备。他只是写信和记录店里的趣事。偶尔Clark也读书,从街口的摊贩那几枚硬币换来的旧物。兴许藏有原主的笔迹。他研读别人的感触和理解乐此不疲。这几乎是一种职业本能。

Clark偷偷回去过几次。Martha一如既往地独居,不再理开沿的稻草叶子。他的职位被新人顶替了,体育版不是一个升职的好去处。

没有大新闻,没有惨绝人寰的灾难,没有末日。

这天下起了雨。气温骤降,潮湿冰冷。Clark紧了紧开衫卫衣,以防刺骨寒风钻入针线稀疏的毛衣。他脸颊滚烫,额头如被沸腾的水蒸烫。而雨水拍打在脸上,使他身体哆嗦。他恨那扇怎么也关不严实的窗,他因昨晚从每个角落袭来的风而头痛欲裂。

Clark越过斑马线,身后响起车鸣笛声。富人气派体面的车停靠在路边,Bruce降下车窗。

“雨下大了,Clark。”

Clark停顿不过一秒。紧接着传来一阵急切的步伐。Bruce撑着一把足够遮蔽两个人的黑色雨伞,溅起的水花濡湿他平整的西装裤脚。

当他的伞举到Clark头顶,后者转过身来,卫衣连帽被彻底浸湿,几缕黑色卷发狼狈地服帖在额前。那双蓝眼睛,不动声色地瞪着他。

“我送你回家。”

Clark抱着大号购物袋,“不必要了,还有五分钟,三个街口。”

“你都湿透了好吗?!!男孩。我已经说....”

交通信号灯变换警示灯闪烁,轿车碾过积雨的路面和车流中央的交警吹哨指挥,鸣笛和哨声,交错的灯光和通明的店面,光怪陆离地交织揉杂。Bruce不得不提高音量,而Clark视野朦胧,对方的声音忽近忽远。

Bruce试图接过他的大号购物袋,他猛然粗暴地推开他,“你能不能不要再整我了?!”

一切散落一地。面包,燕麦片,三五个笔记本,剃须液和刀片,和那把黑色大伞。

水滴顺沿Bruce的发间滴落,他沉默半晌,彼此僵持着。身后大道的车流声衬得沉默跨越整个银河系。

“不必要。我说过了。”

Clark在他面前蹲下,手指微微颤抖着捡好残局。Bruce意识到重新撑起伞,他第一次如此难堪,以至于无法开口多与他寒暄。

Clark重新戴好连帽,如他所习惯的那样。

“拿去吧。”

说罢,他转身离开。雨水穿过光和影,在他黑色大衣外套留下痕迹,他微微垂下头颅,发动了引擎。


04.

“离开,你得离开。”

他梦到似曾相识的场景。哥谭的黑暗骑士高高在上,他伫立在高楼大厦的边缘发号施令。

“离开。”

他尝试扭头,而身体已结冰。他肢体冻结,如被人从北极的海里拽回来。糟透了。Clark仍在原地,随Bruce的远去,他感到自己正坠落。落进更纯粹的夜里。

“离开。”

“离开。”

“离开。”

Clark猛然惊醒。他从小书桌旁的单人沙发直起身来,微喘着,额头覆上一头薄汗。而他的衣物散落在床边,留下蜿蜒的水渍。Clark扯了扯毛毯,他的确像一块冰。手脚冰凉,头脑迷糊,瑟瑟发抖。

离开。这俨然是他应做的。像是他该说的。

坠落,耗费他全部勇气。

Clark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幸好保温瓶有些储备。他实在太冷了,脚趾落在地板上他感到房间旋转漂浮着。凡人所需承受的痛苦如今赤裸地降临他身上。

世界不需要一个陨落之子。

入夜后Clark将毛衣和棉服罩在毛毯外,他蜷缩着以抵御从每个罅隙里钻进来的寒意。抽屉里还有些阿司匹林,他挣扎着吞下去。

等到天凉,他会去街口,再换一些旧书。他得填满那些空白的新买的笔记本。他得填满自己。

Clark裹紧外套,他学会系了围巾,这种看似多余的东西。他意识到门被人开过了,浴室里本淌水的衣物被拿走,不猜错的话他下班时会收到烘干烫平的。

或许他买书之前的去药房,Clark喉咙刺痛,糟糕的天气长时间让他遭受凌晨的冷风,以至于他彻底招架不住昨天的一场雨。

他沿着红砖路向外走去。他站在十字路口,远处浓烟滚滚,人们有的顿足观势,但没有人前进。

“嘿,那边怎么了?是火灾吗?”Clark向一个过路人问道。

“也许吧。那栋居民楼已经上报好多次有火灾隐患了,可没能受到重视。”男人摇摇头。

“你有手机吗?”

“....噢,有的。”

男人明显还在状况外。

“请报警,拜托了。”Clark向前方奔跑起来,“那栋是高楼建筑,周围没有任何毗邻楼房,失火会相当麻烦。”

他竭尽所能地奔跑着,尽管周围的人们或是停顿或是逃离,他即便手脚沉重仍向烟雾缭绕的高楼奔跑。

抢先脱险的人们携家眷向开外逃离,抱着婴儿,牵着孩子,年迈的夫妻搀扶彼此。每个人神色慌张并惊神未定。

浓烟几乎吞噬了半个大楼,由下至上地。至少还有一半的人未疏散,迟迟未闻消防车的警报声,吹来一阵裹挟着浓烟与粉尘的风,Clark在楼底已咳嗽起来。

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安全通道,尽可能确保每一层没有滞留的人。这听起来很愚蠢,Clark极可能与顶楼的居民被火海吞噬。但这是目前最保险的做法,在他不能飞的情况之下。

他在中途把一个女孩从门后拖出来,并把自己的围巾浸了水递给对方捂住口鼻。还有一个腿部烫伤的老人。这类似于奇迹无疑。Clark在被烟尘呛死之前几乎快要因自己难以呼吸的大脑窒息而死。

幸好消防队员在他晕倒之前赶来。Clark瘫软在楼梯一角汗流浃背。

在他闭上眼之前,他像脱水又被放在稻草堆里烫过一般难受。


05.

他的梦做得太久了。他在值日那天被班里那帮混小子反锁在黑漆漆的教室里瑟瑟发抖一整夜,父亲死的那天他在风暴外试图闭耳不闻,他选择离开的那天Martha在车站帮他托运行李,他正式入职的那天,他和Bruce反目成仇的那天,他心脏刺穿开洞的那天。

时间静止了。

他耳边不再是几十亿人的脉搏与心跳,一直到“那种推搡挣扎着生活的笨拙与悲哀无处不在”(*注¹)。

倏地在黑暗之中传来一阵细碎的交谈声,就在不远处,清晰可闻。他了然自己回归了现实。

睁开眼的刹那,Bruce阴沉着脸站在他床边。

Clark认命地暗自叹一口气。

“感觉如何?”不知是讽刺还是关心的口气。

Clark抬起未输液的那只手,指指喉咙,意识自己无法回答。

他看出Bruce眼中一秒的忧郁,但他还是顷身过来,用Clark床头柜上的马克杯喂他一口水。——随即他意识到他躺在他那个四面漏风的公寓里。

Bruce眼圈下的青色和新生的胡渣,他见得一清二楚。那双眼深邃而明亮如镜,他几乎发现一小块属于自己的蓝色。这种近乎亲昵的动作不知将持续多久时,Bruce冷静地直起身。

“风寒感冒,吸入浓烟,体力透支,你还是超人吗,Clark?”

他顿了顿,随即摇头。

Clark嘴里满是消毒水和铁锈味,他的肺如同被清洗掏空的换气叶片,附着在网状铁丝上的灰尘无法被彻底清洁干净。

“趁你外出,找人来安了暖气。没想到太是时候了,否则现在你估计是在自己家挣扎着冻死的。”

“那谢谢了。没让我现在挣扎着冻死。”

Clark迷糊中不忘嘴硬一番。大概是药效发作了,他只想沉睡,这是一种久违的想法。

“睡吧。”

凌晨他从暖气中过高的体温惊醒时,Bruce的手臂从背后环住他的肩膀。

滴答滴答。他的耳边是他悄然运转的腕表。Clark在黑暗中睁着眼,他听不见恼人的冰箱运作和水管滴水的声音了,他只有Bruce的心跳,和指针的转动。

“我找你不是为了任何的,公事。正联也好,超人也好,只要在你面前,活着的你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毫无征兆地哭了。泪水从他湖泊般的蓝眼睛溢出,接而不断。

自始至终,他什么都知道。

Clark对一切的逃避,一点点自尊,对未知的恐惧,幼稚地抗拒,他站在高处尽收眼底。


TBC.

注①:出自《金翅雀》一书

评论 ( 4 )
热度 ( 5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