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金翅雀/西奥/鲍里斯】afternoon,the midnight,dawn

“Hot summer days”

<<<

鲍里斯靠在沙发前,在我的实木茶盘上吃着燕麦和威化还有一盒结冻的酸奶。我若不习惯,大概得气死。

饼干屑落了他满身,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吃东西。橡皮糖果和彩色糖碎覆盖在酸奶里,接着吃完,掰开奶酪味的威化饼干拌开,他打开抽屉里拿出燕麦盒,我皱皱眉,浆果味的燕麦和冰酸奶不是那么配。有一种湿乎乎的感觉,我看他把所有的搅和在一起,好像叉子上,酸奶盒里,茶盘中,陈放已久的燕麦的味道被全然放大了一般。

冻酸奶的碎屑伴随他刺戳的动作溅到他的黑色体恤上。温度太高了,以至于它们很快地融化在深色布料上。

“妈的,波特,这个交给你了。”

他便脱了一股奶味和零食味的体恤,无比熟练地扔给我。那上面还有早晨他剃须水的味道。

一年之中最热的时间。蝉在后院的竹林里鸣叫,在这光热里回荡。风把阳光带入室内,樟树,生锈的路灯,石案和路野,明晃晃地亮着。

我自私地将他带到乡下,他需要休息,我,我们都需要。让那些枪林弹雨和死里逃生还有城里的人情世故全滚开,我瞥过他胸膛和脊背上的疤痕,那些像没有汇聚的蜿蜒溪流。

“鲍里斯。”

“嗯?”他从碾碎酸奶的艰巨任务中抬头。

“没什么,喊你一声而已。”

“天哪,伙计。告诉我你是嗑药了吗?”

他舔嘴角的模样,让我在炎热的仲夏里回想起从前我们在沙漠的房子里。鲍里斯几乎不爱吃东西,偶时吃了,无非是些无营养的速冻食品。他会用手指撕扯油腻腻的牛肉馅小春卷,嘴唇晶亮亮的,坏笑着把手指往我的衬衫擦拭。

今天中午,他主动要求下厨。他做饭的方式狂野很是,一碗中国炒面,被他弄得尽是硝烟。鲍里斯大把大把地撒着葱花,洋葱和面条散落一灶台。

“嘿,好吃吗?”

他和我在维加斯的厨房里忙碌的场景历历在目,我被扑面而来的油烟呛了一口,还是别的什么,我看他期待的眼睛而鼻尖酸涩。

“或许你可以借波兰人的噱头开一个中餐厅。”

鲍里斯笑起来,“那种专接骗小屁孩外卖单的吗?”

“也许吧。”



此刻,我和他蹲在沙发和茶几的狭小空间内。我眼见他如此吃东西的模样,一个劲儿地笑起来。我的脑海里走马观花般晃过曾经与他共度的短暂时光,或许是药物,悔意,追思和一些别的,那些记忆碎片如同教堂顶端的彩色玻璃,被刻意地美妙地拼凑起来。

“周末我们得去超市买些东西。波特,如何?”

鲍里斯把空瘪的酸奶盒扔进我腿边的垃圾桶。

“是,不然喂不起你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他趁机把手臂搭在我的腰上。

太好了。

他的黑发刺扎着我的肩头。

他的味道闻起来像是饼干和酸奶的混合物。

他的呼吸在我的胳膊上,那么近那么远。



那个失望的战栗的夜里的离别,是爱开始的地方。阳光让他和我暖洋洋的,让他和我的伤疤流转于白光。白昼轮回,留于此时。



Fin.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