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lue Moon (三)

06.

托马斯进站



07.

“我大多时间倦在原处。凌晨睡去,近午间醒来。我的工作从晚上开始,此前几乎又是捱时间。——换个地方发呆数日头而已。白天,我写些东西,这是习惯。饭后我会出门早点乐子,寻找新开的便利店,看看来来往往或聚集一处的人,坐在石阶上和买烟的老太太闲谈,毫无新奇,找事而做。一点也不好。我坐在窗前,铁栏锈了,钟很快走动,一天溜走,一天到来。外面与我无关,我与任何无关。”

他把铝制啤酒罐捏得作响。

接着,“我没有办法离开,身份凭证,充实的荷包。也没钱让自己满足点。不是上流名族,奢侈度日之类的。”Clark瞧他一眼,“旅行,游走,别人的世界,无拘束,隐没人海。而不是钉在原地,死一般的漫长等待。”

他舒展裸露在外的洁白脚趾,毛毯从肩头滑落,Bruce替他捻上来。

他发问了。“等待什么?”

Clark狡黠地笑了,“我自己。离开。”

好笑吧,我的等待是为当前无能为力的事,它们将从何而来?

“这像我的大学时候,第一个学年我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分到一起。整天一个人躲在宿舍吃泡面,好像在学校每个人都能闻到我身上的稻草味。”

Bruce没有发笑,若有所思地点头。

他在对面,抱着毛毯,踢踢他的脚踝。

Bruce放下易拉罐,蓦地挑眉笑看他。

Clark不说话了,一双眼直愣愣地盯着他。Bruce摊开双手,不肯给他那罐共享的啤酒。

“你这个病人,还是老实点好。”

他们便共同望向一处。任凭暖气片在沉默中呜呜作响,任凭啤酒泡沫消失,任凭屋外的不眠夜叫嚣。



08.

“我得说抱歉。”

“为了什么?”

“那样对你。”

他醒来,发觉他在身旁安静地睁眼。

Bruce愣住片刻,随即挑眉笑开,“怎样?”

Clark翻过身,不愿说话了。他背对他起身来,掀起毛毯带入些微凉意。他套上沙发上的毛衣,Bruce意识他穿自己的。

“你要是来跟我说你就要结婚了可就好了。”

他满意看他犹犹豫豫的模样,“为何?你觉得我还能留在这里过夜吗。”

Clark便不作声,只愈发远离了。他脚步沉闷地踏在老旧的木质地板上。脚步声混合地板吱呀声。阳光从单薄窗帘的罅隙里落进来,点亮一缕碎尘。Bruce望向他,而他正站在那尘里。

失神中,那人轻轻带上大门便离去了。只剩他的余温,和这具不速之客的躯体占据他的空间。

摆放整齐的拖鞋和球鞋,水池里置之不理的一只碟,窗台上叠摞的书和笔记本,椅背上的加厚卫衣外套,小茶桌上的留有茶包的马克杯,散落其边的白色药盒,床边一副眼镜和一包柑橘香的抽纸。

——独属于他的空间。

此刻多多少少被Bruce侵占些许了——鞋架上多了双皮鞋,厨房里被他弄脏的电饭煲(生活问题),卫衣上搭了件西装,歪倒的啤酒罐,床头柜上的腕表和两个人的烟盒。至此他竟生起一种错觉,如他们曾经共居于Clark大都会的公寓,他能分享他的生活。

他靠在床后的铁架上,把Clark的烟盒打开抽出一支万宝路。

星火燃尽时,就像那个雨天里Clark眼里的光芒。他为之道歉了。可彼此心知他所执意并非于此。

于是当一缕光被风扬起吹散,他亦起身,轻轻关上大门便离去了。

站在凉风里,西装外套内是Clark的粗线毛衣。凉意从领口下摆和袖口钻入,让Bruce鼻腔内残余的烟散去,他随之清醒一点。



09.

他下班来接他,同样下班的他。

Bruce手里提着热腾腾的粥,他接过的时候指尖擦过他的掌心,冰凉的。他望见他眼里的一点血丝,什么都明白了。Clark在白光路灯下露出一个带着虎牙的笑,他说你的毛衣可真暖和。他反驳他,不,此时你该说粥真暖和。

他们在铁板焊接的楼梯上便接吻了。夜色里冰凉的手臂碰触到一起,Clark的连帽还未脱下,他暖洋洋的颈脖如他暖洋洋的呼吸。他的呼吸没有阳光的味道,没有北极纯粹的寒冷,在后厨房吃的牡蛎,前台客人请的一杯烈酒,交织进了Bruce的呼吸里。


他们很默契地,不谈彼此的工作。Bruce不会问他擦拭过的杯子和“也许世界还是需要一个超人?”,Clark不会谈正联在远方的行动。

平静,持续的平静。Clark甚至为他在自己这留有一点位置,半个床,一把椅子,偶尔的窗台使用权。

Bruce倦在被单里瞧他在窗前看书的模样,眼镜如昨日,手指摩挲页角。他不确定这是他厌倦的平凡,Clark眼中一眼望穿的平凡。若他从前能知晓这一幕能将重现,他会感动神对他忏悔的大度。——而于对方,所爱成为所恨,不过是重复与被重复。

一次临走前,Bruce走近他身前,一只手放入内侧口袋。什么?Clark意识自己未听清他在耳边所言。下一秒,他把两张票塞入他被毛巾濡湿的手里。Clark低头,是他从未到过的航班。

他需要吗?

他需要吗。

他仍然报以笑容。

Clark鼻头尖尖,近在咫尺。Bruce便吻上去了。尝到他的蔚蓝色薄荷味漱口水。他手里蔚蓝色的毛巾,他偷偷睁开的蔚蓝色的眼,他们脚底旋转的蓝色色块交错的瓷砖,他抚住他腰的手,他们唇间的缠绵,遨游在绵绵之中的班机,远方的海,远方的天,Bruce的一切是蔚蓝色。他溺毙在这重生的,重获的,重归于好的蔚蓝色里。



他将车停在窄窄的街巷,轻声熄火,轻声上楼,轻声叩门。

恒久等待。恒久沉默。

Bruce在栏杆外踌躇,花和堆在门口的垃圾被收走了,烟头被整理过。清晰的不安和恐慌席卷他体内的冷静,他几乎颤抖着用Clark留给他的钥匙转开生锈的门锁。每一拧动,它嘎吱嘎吱响着,犹如他胸腔内留存的铁链。

一扇门打开。——原状。

他许是外出了。

他用旧的圆珠笔都放在原处。枕头摆放的位置,拖鞋歪倒的角度,茶杯杯沿的茶渍,衣物堆放在沙发一角,都是他的习惯。

包括那两张机票。

被Clark用书压在窗台上——他们共同喜欢的地方。书上用圆珠笔压有一张留言。

「你让死一般的漫长等待值得生命力。

等待是我。等待是为离开。

而我离开。」

他在一圈光影中长久缄默。Bruce了然,原来终是没明白他。

一个人的平凡是平凡。那么两个人便不孤独?

忏悔与自责冲昏他,Bruce只求他活着。而高贵不可及的,似乎从来不是Bruce了。那人的飘渺,从一而终。他从来都懂。而又从来浑然不懂所懂。


TBC.


不知有无ooc
因为加入了一丢丢自己的理解

就算酥皮会被喊滚出我的地盘
但布鲁西离他的生活更远
他成为从前需要自己守护的人 人类最强几曾会懂呢

另外
一个人走出便利店又躲进房间的感觉真的不好受阿
可也不代表两个人就可以

说好了下一次更新就是结局辣
击掌

评论 ( 3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