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SKAM/evak】The door to my heart(二)(《心房客》AU)

第一章

去他的剧情吧只想写kiss(×

于是疯狂拉进度

<<<

02.

他撑在狭小厨房的大理石台面上,嚼着边缘发焦的面包,高个子递给他一杯方才撒糖的咖啡。他们靠在橱柜边,几乎感受不到太阳,一如既往的灰蒙暗淡,成林的公寓楼毫无新意。但他们默契地观望着,如同在安全线外观赏一小幅博物馆的油画。

“这就是你的惊喜吗?”

“是呀,我可从来不轻易露一手。”

isak不由得笑起来,吐司片上的肉桂撒出些许。

“倍感荣幸。”

他低头,眼里衬了一点日光,“我的荣幸。”

isak调整了点坐姿,和他聊起昨晚的派对。even眉色轻快,从穿超短裙露脐装的女孩,室内亦不肯摘墨镜的嬉皮士,穿背心和马丁靴的酷模特,到如何加强隔绝震耳欲聋的电子乐——把衬衫塞在门缝里。

他被他逗得笑出泪,为isak从未接触的人和听闻的事。他仿佛能看到他凌晨时分脸颊旁也手指抹下的颜料,黑色印花发带系在额前,和那群活力饱满的人碰杯。

“留下的杯子不知道是啤酒和威士忌还是白兰地混杂在一起,我洗完杯子,整个厨房简直变成了酒池。”

他嗅嗅,动了动彼得潘一般的鼻尖,“是这样。”

“你愿意留下吃午餐吗?”

even神色诚恳,他们距离超过了安全线了,以至于isak强迫自己数他脸庞上的星星点点以分心些许。

“我几乎以为这是brunch了。”

他蓦地笑开,眼底的灰蓝色闪动。“如果你这么好招待的话。不开玩笑了,不介意的话晚点再来一顿。”

事实上他从未和相识这般短暂的人聊南聊北,他们的茶杯隔在彼此膝盖之间,一点点的安全而舒适的距离。

even介绍着他欣赏的导演,和钟意的几部影片。而恰巧isak偏偏是影库匮乏者,他几乎对那些艺术处理和情节设计一窍不通,然而他仍直视他的传意的眼,恰确的空隙里点一点头。

奇妙的经历。isak偷偷想。他从来只懂和女孩搭讪。别无所想,说些一面之缘的漂亮女孩爱听的话,懂点幽默,引语和玩笑当作是对付每个人的流程套路。

可此刻呢,他坐在新朋友的地毯上交流彼此的爱好。——毫无疑问,搭讪,参加女孩多的社团,和狐朋狗友用假身份证买酒,这种就另当别论。

“这个地方,他把收藏在一整面墙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全扔给她。他和她的感情全表现了。”

“呃.....我也觉得是这样。真的。”isak诚恳地补充。

他对他没法用玩笑搪塞过去话题。

“那你觉得她爱他吗?”

even沉默下来,当真思考他的蠢问题。

“爱的。”

“.....噢。”

他把手里的茶杯转了个圈,露出内侧的咖啡渍。电影走向另一个分叉口,even别过脸朝向他,没管了。

“她都不缺这些,从来。那些不仅仅是花花绿绿的绸缎而已,一个男人独自去买女装,我想他想的只会是太太吧。”


03.

他靠在一个很丑的,像狐狸又像海狗的布偶上。他本想帮忙,虽然只擅长烤面包和操作咖啡机,然而主人坚定拒绝他。

even在厨房忙碌以背影示人,偶时询问他意面里放蘑菇还是番茄。isak说都要时,他笑着连锅铲都打翻。——谁让他还不愿把烟放下。

isak调整姿势,让自己看上去礼貌而又自在些。他狡黠地打量这公寓,放映完老电影的旧式电视机旁斜靠一把吉他,专辑和影片盒码放在木架上,素色地毯上堆叠了一摞杂志(他猜里面会有even的画报)。

薄纱窗帘被风扬起了,触到他的鼻尖。如他的一般狭小的公寓,isak想象even所说的那些滑稽客人们,他们一定像刚才那样盘腿簇拥在地毯上,开怀大笑,谈论着播放机里的电子乐。

思绪纠缠间,一只手伸向他眼前。isak嗅了嗅,有被油烟炝过的蒜瓣和蘑菇味。仿佛森林里的炊火,炉子底下是干木柴在燃烧。

“开饭了,小朋友。”

他抬头时,他尚夹着那支烟。牛仔衫被围裙罩着滑稽至极,下厨前刘海被even沾过水的手摸在耳后,一阵忙活后又蓬松开来。

他搭在他掌心上了,如同他们相识已久那般。isak便想反驳这个于他而言并不讨人喜的新绰号,反而被对方另一只手燃烧的烟迷了眼。

坏心眼的模特略带歉意地将手掌附了上来,抱歉,他一并如是说。

许是午后灼灼的阳光悄悄钻进了窗,连飘扬在空气里的尘都能被点亮,isak的眼被罩在黑暗里,却是一片光与热。倏然,一缕气息掠过鼻腔,驱散了那片烟雾。他的鼻间尽是白茶薄荷和烈烟草味道。


TBC.

isak:mmp,哪有这么死文青的麻豆?

评论 ( 5 )
热度 ( 2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