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Thorn

该博客不存在。

© PoisonThorn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我眼中的超英

#个人观点
浅显的角色看法与观点整理

似乎慢慢有了一种超级英雄情节。

以前一直觉得世界不好,下至三岁下至八十都看脸,性别歧视差别对待,国际新闻看到的永远不会少极端组织怼天怼地。
自恃悲观,于是幼稚地觉得蝙蝠侠很颓超酷。

以至于观看《超人:钢铁之躯》时仅仅拥有共鸣,我没有真心接受神之入凡尘拯救世界的设定。
旧时那些球场旁的臭小子对异类者的欺凌,再到红披风下人们附庸般的呼唤与支持,多么讽刺的真实。

我向来持有观点——超英什么在这里太假了,没有心怀大爱的圣母和神。
西方认为人性本恶,荀子亦认为如此,我以此认为甚至joker和莱秃瓢的存在更为合理。

一度认为《神奇女侠》一定程度上肯定了我的看法。 我的目光着眼于不谙世事的神族公主,国民男友设定的大兵,战争面前牺牲与奉献,固然感动,不过陈词滥调而已。
我为WW象征的女性精神喝彩,为战士的信仰感动振奋,我依旧将他们的故事当作童话,肤浅地作为现实的弥补与慰藉。
而对DCEU进一步熟悉,对漫画宇宙进一步消化后,我只想推翻我的认知与偏执。

我回想起Steve的死,他作为引领者,从未停止过对Di天真幻想的否定;他身处前线,时刻领略人类的残酷与贪婪。 固然有恨,然而直升机上的士兵,对一机氢弹扣下扳机前无比平静。

我认为阿瑞斯作为“真相帝”,某种程度上是人的象征。他的认知没有错,反而代表着大多数人的世界观。
而WW与之对抗,并非持着人间大爱的圣母光环。恰恰相反,她眼见人性丑陋并经历碎骸陨落,她仍要为之战斗。

若说先前的赴前线带有一种使命感,那么我认为挣脱枷锁的Diana与Steve是相像的。 这便无关于英雄光环。

我渐渐意识到超级英雄亦有人类原型。Elizabeth Marston作为WW的原型之一是当时的进步女性。Diana的背后有无数个女权主义者。
是人们借超英借荧幕以传递精神理念。

我曾以为钟爱黑暗骑士便是深刻脱俗了。
我偏爱蝙蝠侠的忧郁,厌世,冷酷,还有流连花丛惯于独身。
而我从未理解他的执着与柔软。
观《正义黎明》时,甚至不曾了解他是失去挚爱,两鬓生白,仇恨而压抑的骑士。

并非由超级英雄来拯救宇宙,地球绝不会出现绕帝国大厦(?)飞旋的氪星人。

或许,极端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正如常言道历史的选择,而如果没有人们站在背后推动这一选择,而今不会如此。

超英们的故事始于一个理想与一种寄托,我想起我儿时在电视机前的专注,未来他们会承载更多人的自我放逐。

*最后
正联都没消息
没有超舔好苦

想做浮动的那颗土•̀.̫•́✧

评论
热度 ( 9 )
TOP